珍惜室友,室友是你在大學無可取代的寶物

  大學四年除了最重要的教學環境外,其次便是伴著自己走過四年時光的室友,但正所謂“相見好同住難”,一起住就一定會產生矛盾,相信室友之間的融洽度也是不少大學生在意的問題。不過北京師範大學的蕭浩霖和來自五個不同省市的室友相處的三年間卻從來沒發生過大矛盾;大家一起去澡堂、一起分享家鄉小吃、在斷電的晚上躺在床上一起聊天等等,還有許多宿舍的那些事兒。

學會互相遷就,減少大家之間的摩擦

   “可能因為是男生吧,大家的興趣也比較相近,而且師範大學裡面的男生比較少,順理成章地便和室友親近起來。”蕭浩霖笑說道。他說自己和室友們是在同一個“頻率”的,一起設立一些打掃衛生的規則。他向記者介紹他的各個室友,其中一個室友很喜歡逛街買衣服,逛著逛著買衣服便成為宿舍內的集體活動。每一次假期結束以後,六個大男孩都會各自帶特產回去一起分享,“他們很喜歡澳門的豬肉乾。”當被問及如何和室友保持這麼好的關係的時候,他提到六個人的相處之道就是不要太計較,能分享的就一起分享;平常在家裡是家人遷就自己,但當自己離家出外讀書的時候就要和夥伴們互相遷就。記者一再提問到是否真的從來都沒有爭執時,蕭浩霖一臉認真地思考後,說道:“大的爭執真的沒有,一看到室友黑臉的時候你就知道自己要怎樣做了。記得一次六個大男生外出郊遊時遇到了一些小意外,大晚上只有三包薯片可以充饑,這段經歷也是我們至今仍然互相珍惜的小啟發。”蕭浩霖說自己的室友對澳門很有興趣,但是他們所瞭解的澳門是很局限的,因此這個時候他便會擔任起了澳門的宣傳大使,希望消除內地同學對澳門只有賭業的認知。

請爲自己的未來做好規劃

  蕭浩霖說:“思鄉情緒不是只有澳生才有,其他省份的同學也會,學習程度可能不是他們的最大阻礙,他們也和我一樣不是很習慣北京的天氣和飲食等等。不要放大自己的不適應,而是要一起適應,因為四年很短暫,一下子就要各散東西了。”當被問到室友帶給自己的深層影響時,蕭浩霖說:“內地室友對自己的前路有一定的規劃,如果計劃想要出國留學,他們會在大二大三時就準備好語言類的考試,這時我就會想我也該規劃一下了。另外,他們的學習方法也互相影響著,而且他們的自主性也很高,在這方面啟發我不少。”讀生物科學類的數理化基本功要比較紮實,他說當初也沒想到讀生物還要修讀物理的課程,而且澳門與內地教學體系本來就不一樣,特別是內地的教授也不會因為一個同學跟不上而放棄自己的教學進度,所以自己平時要多用功。在整個充滿歡樂的採訪過程中,蕭浩霖也說道自己畢業後想回來澳門工作,雖然就業層面比較窄,可能每間中學只有一到兩個生物老師,但是自己會嘗試,因為高中時選擇讀師範就是打算以後從事教育類的工作。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