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想到在內地的生活也是如此精彩有趣,自己亦能融入其中

  提起臨床醫學,相信大家腦海都會萌生不少詞語—為人服務、有熱忱等等。岑悅榮從中學開始就透過參加社團活動、交流團、甚至是健康大使的活動去瞭解澳門醫學界就業、發展的情況,與此同時,在展開大學生涯前,未曾想到在內地的生活也是如此精彩有趣,自己亦能融入其中

  岑悅榮說他中學的母校的升學方向偏向台灣,因此自己也曾經考慮過赴台讀物理治療,當時班上有一半的同學已經通過了台灣的個人申請準備到台灣升學,但只有五、六個同學選擇到內地就讀。他表示他的中學同學之所以都選擇到台灣升學,是因為一種根深蒂固的思想,認為內地教學沒那麼有趣,個人餘暇活動也相對乏味。筆者因此問他內地同學們的乏味表現在哪裡,而岑悅榮篤定地說道:“他們有空一定會睡覺和看書,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有充沛的精神去應付忙碌的學業。”他說自己以前中學並不會為了上課專心而睡午覺,但因為臨床醫學課時長,課表通常都是早八到晚六,所以現在岑悅榮也養成了睡午覺的習慣。內地同學有各種各樣的提神小技巧,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身邊的同學會塗白花油提神;岑悅榮認為大學中最有趣的是體育課,因為內地同學的運動細胞沒那麼活躍,正好自己可以借這方面的優勢去發揮與放鬆。他還說醫學系有一位信奉基督教的教授會在一些特別的日子舉辦醫學知識比賽,也會在班群裡發紅包等等,這些對岑悅榮來說都頗為有趣;而且教授也會給予一些引導方向指引同學學習。“DNA雙螺旋結構發現週年紀念日的時候,教授買了一個蛋糕回來慶祝。”他笑說道。

即將升學的同學要查明學校的科系情況,瞭解清楚。

  令岑悅榮高興的是他至今沒有遇到甚麼挫折,因為這兩年以來都是一些基礎課程的學習,而往後他還有六年的時間留在南京讀書。他們只有大五大六才會去醫院實習,記者聽到他不是五年制的臨床醫學時也感到錯愕。提到這方面,他深有感觸的說去內地就讀臨床醫學要謹慎選擇學校,這是一個易入的誤區,因為當初自己並沒有查清楚自己的學年制,所以現在自己是本科與碩士連讀,不過他認為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個美麗的錯誤。岑悅榮表示希望在畢業之後可以留在內地多積累一些經驗,因為澳門本地的病例比較少,而內地相對人多,所以臨床病例也會比較多;想要裝備好自己後再回來澳門當一個醫生。他也提到相比於內地的學生,其實內地的老師更偏向於帶澳門的學生實習。但是要注意的是內地的老師也分兩種,一種是在學術界很有名譽但教學方法不太好;另一種則是教學方法很好但在學界就沒什麼學術論文。最後,岑悅榮提醒即將升學的同學要查明學校和科系的具體情況,瞭解清楚再作出決定。

Bitnami